快穿之怀孕以后 系统(快穿之怀孕以后(系统)TXT)


《我有病[快穿]》

——BY呼啦圈X

郝日天&商

系统,“你有病,而且每个世界都有病。”

郝日天,“……”

系统,“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郝日天微笑,“不,没问题,刚才只是有点激动。”

系统,“……”

这个微笑让它不妙的预感越加强烈,而这预感从它知道宿主名字时就有了,现在只祈祷这一切都是错觉才好!

Ps:主受1v1,攻一直都是同一个人。

耽推 《我有病[快穿]》——狠毒打脸虐渣复仇强强快穿文

摘取片段:

郝日天,“我日!!!!!”

系统急切,“怎么了怎么了?”

郝日天,“我他妈的有狂犬病啊!!!!”

系统松了口气,“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有什么不对吗?”

郝日天,“不,没什么不对,我太激动了,狂犬病好啊,逮谁咬谁,痛快!”

系统,“……”

这次换它想日了!

“我很喜欢这个世界,以后的世界如果差不多都是这个程度,我会感激你的,真的。”郝日天觉得这个系统真是个小天使。

系统去却觉得心好累,别问它心在哪里,谢谢!

它的任务是要选择一个合适的宿主替那些或枉死或下场凄凉的人改变命运轨迹,因为按照原本的命运轨迹来说他们不该落得那般下场,多番综合考虑之下,他选择了现在这个宿主。

宿主车子刹车被人做了手脚,下高速的时候出了车祸,车毁人亡,也是那个时候它绑定了宿主,提出跟它一起做任务的要求,当然做完任务是有奖励的,等做任务得到的积分足够时,它会让宿主回到车祸前。

宿主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然后,系统跟宿主相处了不到十分钟就有点觉得后悔自己的选择了,它选定宿主的考虑只是各方面的数据综合,对宿主本人的性格和为人并没有什么详细了解。

它还记得绑定成功后它问宿主叫什么名字,或者自我介绍一下的时候,宿主微笑的回了它三个字,“郝日天。”

要知道现在系统也是与时俱进的,别以为它不知道日天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它当时就有种不妙的预感,而现在,预感已经开始应验。

就宿主这个心态和反应,它觉得以后可能要有操不完的心了。

“既然喜欢那就好好完成任务,别忘了,任务可是关系着你能不能重回到车祸前。”再后悔也没用了,系统只能安慰自己,还好它接的任务世界都比较奇葩,就需要宿主这样更奇葩的去怼,任务完成率绝对低不了。

郝日天神色微冷,“我当然会好好做完任务。”

居然敢对他的车子做手脚想要他命,如果不是系统还真被对方得逞了,谁要他不痛快,他就要谁十倍百倍不痛快。

燕奇的人生跟他差不多有百分之八十的重合之处,让他很有代入感,区别却在于他比燕奇有脑子,比燕奇狠,燕奇被耍的团团转,他却把让他不痛快的人耍的团团转。

垂了垂眼,尽管如此,他却依然被一个没脑子的蠢货给坑了,如果不是系统,他可能也会被人背后笑一声可怜虫。

收敛了一下思绪,他开始仔细的回忆有关原主短暂的一生。

原主燕奇是一个性格冲动暴躁的少年,但他本性并不是这样,会这样是因为亲妈得病去世没几天,他父亲就带了继妻回来,连带着还有一儿一女,说是继妻,但谁都知道那是他老子养在外面的情妇,年龄大点的儿子甚至跟燕奇相差不了几天。

也就是说,在燕奇亲妈怀孕前后,他老子养在外面的情妇也同时怀了孕,很明显这出轨不是出于无意,根本就是有心之举。

这个真相对燕奇的打击不亚于亲妈早逝,本来活在蜜罐子里的少年突然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燕奇的性格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开朗阳光到冲动暴躁的转变。

这还只是他人生悲剧的开始。

他父亲是个入赘的凤凰男,因为外公的先见之明,家里公司的股权其实全都在他母亲手里,而他母亲去世前将股权全都转让给了他,可又担心他年少,她母亲在转让的时候特意注明必须在他年满二十岁的时候再给他,在二十岁之前,就先交由监护人暂管,而他亲生父亲还在,监护人除了亲生父亲不做他想。

这一切燕奇本人却是不清楚的,按照法律,他年满二十岁的那一天股权就会自动归于他名下,这一切对燕奇的父亲燕永安来说却是耻辱,公司的股权老丈人在的时候在老丈人手里,老丈人不在了,在妻子手里,妻子不再了,在儿子手里,从头到尾没他什么事儿,简直将他当贼防。

然后燕永安和情妇,啊不对,是继妻,和继妻就开始为谋夺燕奇名下的股权做筹划,继妻在燕奇面前做一个亲切温柔的后妈,虽然燕奇并不领情,但她却一直坚持,她一儿一女却见缝插针的针对讽刺燕奇,给燕奇下绊子,导致冲动暴躁的燕奇脾气越来越差。

不到半年时间,燕奇就由阳光开朗的少年变成了见人就咬的疯狗,就连一开始还同情他的人都觉得他跟个狂犬病患者一样,避而远之。

后妈找到夺过燕奇名下股权的契机是发生在燕奇察觉自己居然是个Gay的时候,再怎么说他也只是个还没成年的少年,突然发现自己的性向又没人可以述说,焦躁的情绪让他脾气变本加厉的变坏,后妈无意中发现了燕奇浏览过的网页,但她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现。

她找了她一个远房外甥伪装成一个体贴温柔的好男人靠近燕奇,那男人是个花丛老手,在他有心的哄骗下,本来就很茫然很缺爱的燕奇很快就被迷的团团转,乃至最后亲手签了股权转让书。

等他察觉到一切后为时已晚,那男人拿了后妈给的一大笔钱甩了他,亲生父亲将他赶出家门,他想要上诉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既没钱又没人脉,还被父亲派人盯得死紧,燕奇终归还是成了个一无所有的可怜蛋。

年纪轻轻不到三十岁就病逝而亡,可怜而又可悲。

回想完燕奇的一生,郝日天表情布满了无法形容的阴冷。

系统,“宿主你没事吧?”

这表情有点可怕啊!

郝日天抬眸,变戏法一样,脸上挂着如沐春风的微笑,“没事,我只是很高兴,那些欺了燕奇的蠢货就交给我来收拾吧。”

系统,“……好。”

没事就好。

耽推 《我有病[快穿]》——狠毒打脸虐渣复仇强强快穿文

郝日天,“还有那个程年,我不咬的他喊爸爸我就对不起我的名字。”

程年就是那个玩弄了燕奇的感情,拿了钱又甩了他的人渣,燕奇的悲剧有一半来源于他的欺骗。

虽然看宿主恢复了正常系统很高兴,但他还是有些心累,尽职尽责的提醒道,“亲,你还记得你是个人吗,你没被狗咬,所以请你不要去咬别人好吗?”

“哦对。”郝日天恍然,“咬他还嫌脏了我的嘴,对付那种人渣,我有千百种方法让他跪下叫爸爸。”

说完他表情略带诧异的反问,“你一个系统居然一副淘宝客服的口吻,你是不是淘宝逛多了?系统也能逛淘宝吗?”

系统,“请不要歧视我们,谢谢。”

郝日天顺毛,“好的,是我的错,你忽视我就好,别不高兴。”

系统,“……”

他并没有不高兴,好,好吧,还是有几分不高兴的。

恰在这个时候,房门被人敲响,一道温柔的声音轻声细语的响起,“奇奇,饭已经做好了,出来吃饭吧。”

很明显是那个后妈袁文玉的声音。

现在的时间是在袁文玉刚进门一周后,袁文玉这时候还在燕奇面前当一个温柔亲切的好后妈呢,最喜欢的是在燕永安面前展现自己对他婚生子的包容和体贴。

郝日天玩味的挑了挑眉,从床上下来的时候,他表情迅速发生了改变,眉宇间染上了明显的暴躁之意,眼神凶狠,看一眼就知道很难接近。

他走到门口拉开房门,袁文玉作势要敲门的手顿时僵在半空,但看到他第一次肯回应自己出来脸上露出了明显的开心之色,笑着开口,“这就对了,再怎么不高兴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后面三个字没机会说出口了。

郝日天眉眼沉沉,看苍蝇一样看了她一眼,眼中满是厌恶,“滚远点,还有,谁允许你叫我名字了,叫燕少爷,懂?”

袁文玉再怎么会装此时神色也出现了明显的僵硬之色,叫燕少爷?

从身份上讲,她可是燕奇的后妈,燕奇就算不叫她妈也该叫她一声袁姨,她凭什么叫他少爷,岂不是自降身份?

而袁文玉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拿自己的身份说事儿。

她眼角余光瞥到熟悉的人影,脸上迅速露出了难堪和委屈之色,但又强忍住,一副不跟一个孩子计较的样子。

“燕奇,你在说什么混账话,你妈好心好意亲自做饭给你吃,做好了还主动来喊你,你就是这么对她的?”有些不放心就亲自过来看看情况的燕永安刚好将那番对话听得一清二楚,顿时走过来指着郝日天一顿暴吼。

郝日天将他指着自己的手拍开,眼中掠过沉痛和失望,声音更大的吼了回去,“我妈已经死了,这个女人才不是我妈,你真让我恶心。”

燕永安不可置信的瞪着郝日天,“你说什么?”

他不敢相信这个以前最崇拜他,最想得到他认可的儿子居然会说他恶心,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袁文玉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嘴角,但却很快就在郝日天下一句话中再次僵住。

“你找小三,还在我妈死了后把小三和私生子接回家,你就是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死了!”郝日天眼底含着泪一通爆吼,将一个伤心失望又失了理智的少年形象演的淋漓尽致。

燕奇本人是不会这么做的,但郝日天的目的就是为了改变燕奇的人生轨迹,在燕奇的人生轨迹扭转前,他怎么做全看他自己。

郝日天才不会委屈自己让别人痛快,让恶心到他的人渣不痛快才是他的宗旨。

吼完这一通郝日天直接大步跑开。

燕永安回过神来暴怒,冲着郝日天一巴掌就甩了过去,结果甩出去的巴掌落了空,因为郝日天已经跑开了,他自己却因为甩出去的力道太重差点没把自己给闪了,被旁边的袁文玉及时扶住。

郝日天:呵呵,还想打爷,就看爷给不给你这个机会。

此文有155章,主受,双洁,略肉,1V1,推荐四颗星

感兴趣的读者可到晋江文学城搜索进行浏览或私聊渣渣要资源

耽推 《我有病[快穿]》——狠毒打脸虐渣复仇强强快穿文
感谢贵人简单朴实的话(感恩贵人的话简短精辟)
上一篇 2022年08月01日
sma是什么疾病(sma是什么疾病能活多久)
下一篇 2022年08月01日
客服QQ:88888888

相关推荐